学校首页 - 新闻首页 - 元旦献词 - 理论频道 - 鲁大要闻 - 文件发布 - 理论观点 - 媒体视角 - 两会时间 - 鲁大光影 
 
漫谈读书
2017年05月17日     (点击: )


作者:俞祖华

大学的本质不在于“大”,而在于“学”,或者说有“学”乃大。她不应该是市场、官场、名利场,而应该是学子求学、学者治学的处所,应该是书卷气扑面而来的书香学府与学术味四处充盈的高雅殿堂。“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应该成为校园的一道风景线;“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应该成为读书人的一片家国情。
“中国梦”是当下的流行词,我想读书的意义就在于圆梦,她能让我们放飞梦想,并且使梦想成真。
通过读书圆复兴之梦。少年周恩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周恩来14岁写了一篇《关东模范学校第二周年纪念日感言》的作文,他在文中明确写道:“学生读书应以担负国家将来艰巨之责任为己任”。
通过读书圆人生之梦。有一句经典的说法“知识改变命运”。当周恩来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回答校长提出的“诸生为什么读书”的提问时,还有“为做官而读书”、“为挣钱而读书”、“为明理而读书”、“为了光宗耀祖而读书”、“为了帮助父亲记账而读书”等不同答案,反映了不同人不同的人生理想。湖南株洲某中学老师曾提出读书为挣大钱娶美女的观点。这种说法实际并不新鲜。我们古人早就有“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之类的格言,不妨称之为庸俗版的“人生三梦”。尤其是为做官而读书,自古至今都是读书人的理想,有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少年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不论是古代的科举考试还是今日的公务员考试,人们都是趋之若鹜。我们自然要倡导更高的人生境界。古人也有“立德”、“立功”、“立言”的追求,不妨称之为高雅版的“人生三梦”。读书对实现人生梦想的确很重要。历史上不乏一本书影响一个人一辈子、甚至影响天下兴亡的例子,如“张良受书”(《太公兵法》)、赵普“半部论语治天下”、洪秀全读的《劝世良言》、梁思成读的《营造法式》等。古人有很多推崇读书的格言、名句,如有这么两付对联,一是“人间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二是“勤耕种无多有少,多读书不圣也贤”。通过读书圆人生之梦,我想可以讲三句:读书是人生梦想成真的基础;读书是人生境界提升的台阶;读书是人生心灵幸福的源泉。
“读书”首先面临的是选书、择书,选择自己所读之书。中外书籍浩如烟海、汗牛充栋,一个读者只能从古今中外的大量图书中选择适合自己需要的、精华的书来读。
学者们对选书、择书是很重视的。如何选读古代文献,1923年梁启超拟定过《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列了100多种;同年胡适应清华学校学生之请,提出过《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收录了190余种;鲁迅1925年写的那篇《青年必读书——应<京报副刊>的征求》,文中不但拒绝为青年开出书目,还说“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 ”, 不过他曾专门给刚上大学的中文系学生开过一个荐书的书目,包括12种;钱穆提出《论语》《孟子》《老子》《庄子》《六祖坛经》《近思录》《传习录》这7部书是“中国人所人人必读的书”。1997年,清华大学提出80种应读书目。1998年北京大学提出30种应读书目。
“择书”可以从读什么的角度讲,也可以从不读什么的角度讲。古人说:“古往今来,读书者可养人也!观其之有三不闻耳:一曰,色;二曰,德;三曰,益。色者,伤其身;德者,伤其神;益者,损其时也。”即不读色情方面的书、违背伦理道德方面的书、对自己没有益处的书。孙犁读书很广,但颇有讲究。他说:“今天文章,文集多矣,余择善而从。亦有三不读。”他说的三不读,一是言不实者不读,二是常有理者不读,三是吹捧文章不读。还有人提:无病呻吟之书不读,闷骚自慰之书不读,人云亦云之书不读。
我想,读什么书,还是要相信自己的眼光,根据实际的需要,专精与博览结合。
在择好了书之后,如何去读?这就涉及到“读法”、“读书法”。中外名家们的读书方法各有千秋、各具特色。苏轼借《孙子兵法》“八面受敌”的术语比喻读书,认为读书如用兵,如果问题很多,就要各个击破,逐一读懂读透。鲁迅主张精读,也强调博览群书,他在《读书杂谈》一文中说过:“爱看书的青年,大可以看看本分以外的书……即使和本业毫不相干的,也要泛览。
梁启超在《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谈了他对读书方法的有关认识,他觉得若问读书方法:第一,要做“钞录或笔记”,“ 这方法是极陈旧的,极笨极麻烦的,然而实在是极必要的”, “真正做学问的人总离不了这条路”。第二,“每日所读之书,最好分两类,一类是精熟的,一类是浏览的。因为我们一面要养成读书心细的习惯,一面要养成读书眼快的习惯。心不细则毫无所得,等于白读;眼不快则时候不够用,不能博搜资料。诸经、诸子、四史、通鉴等书,宜入精读之部,每日指定某时刻读他,读时一字不放过,读完一部才读别部,想钞录的随读随钞;另外指出一时刻,随意涉览,觉得有趣,注意细看,觉得无趣,便翻次页,遇有想钞录的,也俟读完再钞,当时勿窒其机。”第三,有些书要熟读成诵,“我所希望熟读成诵的有两种类:一种类是最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一种类是有益身心的格言”。
他还总结出了“三步读书法”,即鸟瞰、解剖、会通。鸟瞰即粗略了解大概,明确重点;解剖即将各部分仔细钻研,重要处仔细解剖,疑难处仔细研究,有所得则记忆之;会通即上下左右贯通,将全书全面彻底了解而后已。他对子女的读书作了具体、细致的指导,有时还直接推荐、寄去他希望孩子看的书。他希望孩子精读与涉猎结合,因为“单有常识,没有专长,不能深入显出;单有专长,常识不足,不能触类旁通”,“专精同涉猎,两不可少”。
梁启超还强调处理好读书与实践的关系。他在家书中谈到“学问是生活,生活是学问”,要求孩子“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鼓励从实际生活中求学问。他在《中学以上作为教学法》里则说:“学问可分为两类:一类为纸的学问,一类为事的学问。所谓纸的学问者,指书面上的学问,所谓纸上谈兵是也。事的学问,乃可以应用,可以做事之学问也”。“学而不能应用于世,无论如何勤学,终是纸的学问。其结果纸仍是纸,我仍是我,社会仍是社会,无益处也。”他认为求知的目的有二:“一是求智,二是致用。二者缺一不可,即所谓‘知行合一’,二者兼备方称得上学问。”
(作者系我校中国思想文化研究院院长)

上一条:教育部:允许在校学生休学创业 要为大学生自主创业提供资金支持
下一条:加强大学物理实验教学改革 促进应用型创新人才培养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