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新闻首页 - 元旦献词 - 鲁大要闻 - 文件发布 - 新闻博览 - 理论观点 - 光影鲁大 - 媒体视角 - 名师校友 
 
鲁东大学青年教师吴永振博士第一作者在《Nature Communications》发表论文
2018年10月10日     (点击: )

10月8日,农学院青年教师吴永振博士以第一作者在Nature子刊《Nature Communications》(最新影响因子12.353)在线发表了题为《Deletions linked toPROG1gene participate in plant architecture domestication in Asian and African rice的研究论文(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18-06509-2),中国农业大学农学院谭禄宾教授为通讯作者,鲁东大学农学院为第三单位。



大约在一万年以前,人类开始驯化野生植物以满足人们对食物的需求。其中,通过改变生长习性,塑造有利株型,进而提高产量,是作物驯化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在前期克隆野生稻匍匐生长基因(PROG1)的基础上(Nature Genetics 2008, 40:1360−1364),研究小组进一步通过遗传和基因组序列分析发现,亚洲栽培稻在PROG1基因相邻位置存在一个约110-kb的染色体缺失。该缺失片段包含7个与PROG1基因相似的锌指基因,形成了一个锌指基因串联重复结构。在水稻驯化过程中,该染色体片段的缺失导致功能锌指基因的丢失,推动了株型的转变,最终实现产量的大幅度提高。基于这一新的发现,研究小组将该位点命名为RPADRICE PLANT ARCHITECTURE DOMESTICATION)位点。

研究小组通过序列分析发现,来自16个国家或地区的133份亚洲栽培稻品种在RPAD位点具有完全一致缺失断点,表明该缺失在亚洲栽培稻驯化过程受到了强烈的选择并且是一个单次事件,支持亚洲栽培稻“多起源、单驯化”(multiple origins, single domestication)的假说。与此同时,研究小组还分析了大约三千年前起源于非洲一年生野生稻的非洲栽培稻基因组序列,发现在非洲栽培稻RPAD位点,也存在一个与亚洲栽培稻相似的但独立发生的约113-kb染色体片段缺失,说明RPAD位点发生的染色体缺失驱动了亚洲栽培稻和非洲栽培稻株型的平行驯化,是水稻驯化过程中的重要事件之一。研究结果不仅进一步揭示了水稻株型驯化的分子机理,而且为其它作物株型驯化及其调控机制研究提供借鉴。



吴永振博士2015年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农学院,博士和博士后期间一直在长江学者孙传清教授团队从事水稻株型和穗型基因的克隆及功能解析。目前在农学院麦类分子育种团队从事小麦图位克隆及分子育种研究,近三年以第一作者在Nature Communications、Plant Biotechnology Journal发表高水平论文2篇,主持完成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一等资助1项,主持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1项,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3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1项。(农学院 撰稿:崔法 审核:程显好)

上一条:鲁东大学学生干部积极响应“学生干部自律公约”
下一条:鲁东大学国际学生代表团获烟台开发区国际武术节金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