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鲁东大学图书馆东广场鲁东大学北区镜心湖休读区鲁东大学主校区图书馆鲁东大学北校区东南门
 

胶东公学的创办与发展

  点击:[]

 胶东公学(鲁东大学前身),是中共胶东特委在抗战初期创办的一所为抗战建国培养革命干部的学校。在硝烟弥漫的战火中,她深深植根于人民群众之中,辗转迁徙于胶东山水之间,冲破日伪反动势力的无数次围剿,坚持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中办学,历时十年,为国家培养了6000余名优秀人才。胶东公学的师生们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书写了一段战争年代发展新型革命教育的历史,成就了一段火线办学的传奇。

诞生于民族危亡之时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加快了侵华步伐。10月,日军铁蹄踏入山东,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兼第三路军指挥韩复榘一败如水,山东政权土崩瓦解,也使山东的教育“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破坏”。1937年底,胶东地区爆发了著名的文登天福山抗日武装起义,拉开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胶东人民武装抗日的序幕。1938年2月,以理琪为主席的胶东军政委员会及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司令部成立。从此,胶东地区广大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逐步建立起相当完整的蓬、黄、掖三县抗日民主政权。这极大地鼓舞了笼罩在民族危亡阴云下的胶东人民,尤其是那些最先觉悟起来的青年学生。但是,这些青年中的大多数人,人生观还是模糊的,有的站在历史的紧要关头,显得彷徨、无助;有的虽然具有很高的抗战热情,但处在当时的情势下,对抗战的艰巨性、长期性、必胜性等问题都缺乏足够的认识,对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的复杂性和残酷性认识也更显幼稚。胶东特委清醒地认识到,随着抗日战争的逐步深入和抗日根据地的不断发展,如何进一步团结、吸引广大热血青年奋起抗日,“培养和造就一大批具有强烈民族解放意识、有抗战必胜的信心、有战争和生产所直接需要的知识技能的抗日国民和抗日干部”,已成为不断发展革命根据地和补充革命后备力量的当务之急。

1938年2月12日,胶东特委书记理琪同志在雷神庙战斗中牺牲后,曹漫之同志代理特委书记主持工作。4月,胶东特委在牟平县马石店村开会研究决定:创办一所大学或相当于初、高中水平的中等学校,通过必要的政治理论教育和军事训练,尽快培养一大批革命干部,充实到党政军机关和部队。按照这一决定,特委有关部门拟定仿照中共中央在延安创办陕北公学的模式,在胶东抗日根据地建立一所中等学校。曹漫之同志批准了这个方案,并提议校名定为“胶东公学”。1938年夏,胶东区北海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成立,专员公署设在黄县(今黄县),曹漫之任专员。6月,胶东特委召开全体会议决定:立即在胶东抗日根据地筹建胶东公学。

1938年6、7月间,胶东特委在黄县召开了胶东公学筹建座谈会,应邀参加座谈会的有罗竹风(掖县三支队)、赵竹容(黄县中学前校长)、王光生(黄县崇实小学前校长)、李希珙(北平大学农学院毕业生)、迟剑敏(北平师范大学毕业生)、赵野民(威海公学教师)、李国屏(北海专署教育科长)等人。经过充分讨论酝酿,会议确立了“实施抗战教育,培养抗战建国人才”的办学宗旨,这也是中共胶东特委为创办这所学校明确规定的方针。会后,筹建工作在赵野民、李希珙同志的具体组织下开始全面展开。

1938年8月下旬,胶东公学在黄县城正式成立,校址在原黄县中学旧址,北海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黄县县长曹漫之兼任校长,赵野民任副校长,常溪萍任训导主任,李希珙任总务主任。

学校分设社会科、师范科和普通科。当时规定社会科、师范科学生四个月毕业,普通科学生半年毕业。社会科、师范科的课程开设与陕北公学大致相同,师范科增加《新教育概论》《教学法》两门课程。普通科课程和社会科略同,只是增设一些文化课。第一期三科共招收学生约250人,为短期培训性质。胶东公学的学生,当时规定必须经过地下党、各县县委和地下抗日革命组织的介绍;不经革命组织介绍,学校一般是不接收的。学校对他们有一个明确的要求,那就是都要有阶级仇、民族恨,要能上前线,要扛枪打日寇。就是说,到胶东公学不是一般意义的上中学,学生是要学习本领参加抗战的。根据当时学生的思想情况,学校在坚持以文化教育为主的同时,切实加强对学生进行抗战政治教育和革命人生观的启蒙教育。当时的教材主要有:《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论持久战》《论统一战线》《社会发展简史》《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大众哲学》等;并结合当时全国和胶东的实际,讲解抗战局势;有计划地以“苏区和延安”、“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等为题,进行革命传统和革命理论教育。这样就迅速地提高了学生的政治思想觉悟,使他们初步地确立了革命的人生观,为他们日后踏上革命道路打下坚实的基础。

胶东公学的教师和后勤工作人员的政治素质都是相当高的。教师有罗竹风、王卓青、苏振民、于大申、迟剑敏、李国屏等十数人,他们都是由时任八路军胶东北海区保安司令兼政治委员曹漫之下令从军队里抽调出来的,均为正规大学毕业,当时有的在连队当指导员,有的当政委。

胶东公学实行供给制(后期也有部分学生是非供给制的),从入学开始,学生、教师吃饭、穿衣均由学校统一供给,冬天发给棉衣一套,夏季发单衣两套。学生与前方战士一样,每人每月发给一元钱的津贴费。

为适应战争和根据地建设的需要,胶东公学的修业期限实行长短结合的灵活设置,有的四个月,有的半年,还有的一年。后来,随着形势的好转曾一度定为三年,但大多数学生都因革命事业发展需要,未及毕业即参军参政,投入到大反攻的进军行列。

1938年11月,第一期社会科、师范科的学生学习三个月后提前毕业。毕业生中党员占百分之二十五以上,民先队员占百分之四十。大部分毕业生分配到政府、部队及民运部门,师范科学生担任教员的不到百分之十五。第二期招收学生120余人。

胶东公学是山东抗日根据地创办最早并实施国防教育、设置师范科的学校。胶东公学的诞生,开创了抗日根据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开展战时正规教育的先河。

成长于战火硝烟之中

1939年2月,日军占领掖县城后,黄县告急。为了坚持持久抗战,胶东公学撤离黄城,退往山区。在撤离途中,奉命与胶东抗日军政干部学校合并,学生大部分转到军政学校学习;也有一部分年龄较小的学生,考虑到安全问题让他们疏散回家了。

1940年5月,为适应抗日形势的变化,北海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以曹漫之专员的名义发布了施政纲领。北海区参议会和中共山东第三区委政治部根据施政纲领关于“实行抗战教育”的指示,撤销蓬黄联中与招掖联中,恢复胶东公学。以苏振民为首组成恢复胶东公学筹备组,开始办理招生复学事宜。6月,日军纠集青岛、烟台等地的日伪军数千人,兵分多路对我平度、莱阳、掖县、招远、黄县等抗日根据地进行了20余天的合击大“扫荡”,又称“六一大扫荡”。胶东公学复校筹备组人员在招远坡西山遭到日军袭击,所幸无人员伤亡。日军在此次大“扫荡”中,在集镇和交通要道设立了很多据点,使胶东公学复校工作受阻。因此,中共胶东区委指示筹备组人员转移到掖县待命。当年12月,中共胶东区委决定胶东公学以掖县短期师范为基础恢复招收学生。赵野民任校长兼教导处主任,教导处下设科,王纯任指导科长,迟剑敏任教务科长;辛紫上任总务处主任。学校驻掖县过西村、包上村一带。

由于驻地区域过于狭窄,使招生工作受到很大限制。1941年3月,王纯带领10余名教职工到栖霞县与黄县交界处的山区林家村开办了胶东公学北海分班。5月,北海分班遭日伪军袭击。在突围中,学生中有5名牺牲,4名受伤,教职员中也有数人受伤。中旬,胶东公学本部为防止日伪军突袭,开始转移。行至掖县海神庙时与日军遭遇,所幸师生们都安全脱险,无人员伤亡。由于我胶东军民粉碎了国民党顽固派军队与日伪军向抗日根据地的联合进攻袭扰,使栖霞县牙山前大片地区(包括栖霞、海阳、牟平三县交界地带)成为胶东根据地的中心地区。8月,胶东公学奉命从掖县东迁。在地方武装的护送下,师生们穿过重重封锁线,到达栖霞蒲夼村,与已在此地的北海分班汇合。之后,他们又一起东迁到牟平县的郝格庄和柳林夼。其后又数度迁徙,先后到过牟海县的凤凰崖、西涝口村和海阳县的宅善、山角村等地。至12月,学校学生已增加到300余人,设师范科两个班、普通科两个班、职业科一个班。

1942年7月7日,胶东公学师生到马石店村会同女子中学和当地群众,联合举行了抗战五周年纪念大会。在演出将要结束时,他们接到胶东行政主任公署的通知,日军将要袭击学校驻地,学校必须立即转移。师生们当夜急行军,第二天拂晓进入磨山南岭两侧隐蔽休息。学校有十五、六个生病的同学及其他人员共25人,因天黑行动不便,当时未能随大队一起转移,次日黎明才开始行动。他们行进到转山头村时,不幸与扫荡的日军突然遭遇,当场牺牲11人,伤4人,逃出10人。这是胶东公学历史上损失最惨重的一次。

胶东公学初创时期的环境、条件是极端恶劣的,生活学习是极其艰苦的。当时的特点是,学生流动性相当大,学生人数时多时少,迁徙、转移频繁,学习也时断时续。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校址都是不固定的,没有教室,课堂就设在树林里、打谷场上,一块木头黑板、几支粉笔就是全部的教学设备;也没有宿舍,冬季每人发一件棉袍,夜里将两脚伸到袖子里盖在身上就是被子,白天捆起来当凳子坐在上面上课,两个膝盖就是课桌。尽管如此,为了赶走日本侵略者,为了民族的解放,他们没有被日伪顽的凶残所屈服,没有被艰难困苦所吓倒,始终以高昂的热情坚持学习、战斗在抗战最前线。

后来,随着抗战形势的逐渐转好,学期开始延长,在校学生也逐年增多。1943年,根据地不断扩大,局势相对稳定,胶东公学有很大发展,师生员工达到600多人,设有十几个班级,也开始进行较为正规的教学工作。尽管日寇的扫荡仍然不断,但相对而言,这是胶东公学的鼎盛时期。

1945年春,根据抗战形势发展的需要,胶东行署发布《胶东区教育工作改革计划》,提出教育改革总的方针任务是:“加强干部教育,提高干部素质;开展群众教育,提高政治觉悟;转变以儿童为主的小学成为以成人为主的村学。”根据这一指示,包括胶东公学在内的六处中学、十四处县师停办。当时,胶公的学生“大部参军、参政,少数走上教育战线”。同年11月26日,胶东行署决定以莱阳中学为基础,恢复胶东公学,并任命姜守迁为校长、王本贤为副校长兼指导主任。当时学生有500多人。

1946年3月,胶东公学根据胶东行政公署指示,抽调部分领导干部和师生到烟台市接管原烟台东山中学(即原志孚中学)和烟台师范学校。三校合并后,改称“山东省立胶东公学总校”,姜守迁任校长,王本贤任副校长,曲力任指导主任。胶东公学总校新设立师范部,朱泽甫任师范部主任,张桥任师范部教务主任,共计有21个班,有学生1109人。在莱东县南务村设山东省胶东公学分校,刘维之任分校校长,夏嘉任分校教务主任,吴鹍图任分校总务主任,共计有8个班,学生400余人。

1947年9月,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胶东,胶东公学总校奉命撤离烟台市,转移疏散到乳山县草铺村一带,与烟台市转移出的烟台一中、二中组建临时烟台联中,当时师生约有300人。至1948年1月,胶东地区各学校的学生都被迫疏散,学校停办。

植根于人民群众之间

在办学过程中,胶东公学始终秉持创建伊始所拟定的办学方针:培养造就一大批适应抗日战争和根据地建设需要的干部,使他们能够热心抗战并能宣传群众、组织群众、领导群众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师生们也都时刻铭记着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宣传、发动、带领广大人民群众打败日本侵略者,推翻一切反动统治,建设一个繁荣昌盛的新中国。

胶公的学生绝大多数来自劳动人民家庭,与人民群众有着不可分割的血肉联系。自建校之日起,全体师生员工都以八路军为榜样,坚持“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不断巩固同人民群众的“鱼水之情”。处在战争环境中的胶东公学,没有长期固定的校址,转移迁徙是家常便饭,每到一地,师生员工大都分散到群众家里去住。上课时集中,下课后分散自学。在住户家中,每个学生都十分自觉地为群众挑水扫院子,烧火做饭,推磨轧碾,拾草带孩子,像在自己家里一样,眼里全是自己应该干的营生。农忙时,学校统一组织师生员工帮助驻地群众抢收抢种。这些都已经成为全体师生生活中的一种习惯;对所驻村里困难较多的烈军工属,就派专人负责帮助照顾。胶公的师生与当地群众鱼水相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胶东公学每到一地,群众都往自己家里抢学生,并把他们当作家中的一员以儿女、兄妹相称,有的房东干脆就与住在家里的学生认了干亲,还有的家里姑娘出嫁就让住在家里的胶公同学去送亲。

当时,民运工作是发动全民抗战的一项重要工作,也是胶东公学师生们的一项重要工作。其主要内容就是:宣传抗战必胜的道理,解释党的各项政策,讲解国际国内形势,增强群众信心,消除群众的各种疑虑,动员群众参军参战等。胶东公学明确规定,每个学生每天都要做半小时的民运工作。学生们对此项工作都十分认真,每天的空闲时间,在驻村中的碾盘旁、屋檐下,学生们和老乡们三三两两地簇拥在一起亲切交谈。学生们在做宣传解释工作的同时,也进行社会调查,协助驻村开展工作。如开办农民夜校和妇女识字班,教唱革命歌曲,组织文艺演出;建立和健全群众组织,领导群众反奸诉苦、减租减息,动员群众参军参战,坚壁清野,粉碎日伪军“扫荡”等各项工作,同学们都积极去做。通过这些活动,使胶东公学的师生,成了驻地群众的贴心人和好参谋。群众遇到什么困难也都愿意来找师生们商量,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主心骨。师生也把帮助群众克服困难、解决问题当作自己不容推辞的光荣职责,成为百姓的知心人、贴心人。

1941年初夏,胶东公学驻在掖县靠近海边的仓上村。一天,一股日军突然从海上登陆进村。事发突然,猝不及防,胶公的师生根本来不及转移躲避,校长赵野民与爱人姜明也只能隐蔽到房东家中。赵野民和房东一边聊着家常,一边吃着黄瓜;姜明则在一边做着针线活。正在这时,一伙日寇闯了进来。敌人先是叽哩哇啦地乱吼一通,赵野民他们则装着完全不明白的样子,后来鬼子就指着赵野民手里的黄瓜,似乎是问:“黄瓜哪里有?”赵野民就装着似懂非懂的样子,做了个肩担小贩的姿势,表示是从小贩那里买来的。敌人信以为真,胡乱闹腾了一番,然后扬长而去。胶东公学也有惊无险地脱过一劫。日本鬼子做梦也不会想到,刚才站在他们面前的竟是胶东地区抗日学校的校长,是他们处心积虑到处搜剿的共产党“要犯”。

学校师生在和群众长期的共同斗争中,逐步认识到工农群众是革命的主力;认识到只有相信群众、依靠群众,革命事业才能向前发展,学校才能生存并发展壮大,而脱离了工农群众,就一事无成。正是通过这些革命的实践,使广大师生增强了群众观念,学习了群众路线,逐步树立起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1942年冬,日寇进行了空前规模的“拉网大扫荡”。胶东公学根据指示及时东迁,分驻文登、荣成南部的三片村庄,进行分散隐蔽,依靠群众粉碎敌人“扫荡”。师生到村后即分到各家各户,和群众一起吃住,一同准备反“扫荡”。这一带的群众,有非常高的觉悟,他们把胶公师生当作自己的家人,想尽各种办法给予掩护。日寇的这次“扫荡”几乎集中了能动用的所有兵力,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妄图把我胶东抗日军民一网打尽。由于有人民群众的掩护和支持,敌人踏进根据地后就像聋子、瞎子一样,到处扑空,处处挨打。而胶东公学的师生们,在老乡们的帮助、掩护、引领下,则像长了千里眼和顺风耳,及时地甩开敌人,顶风冒雪冲破敌人的封锁线,转移到安全地带。这次“扫荡”中,虽然有少数师生伤亡,但正是因为有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掩护,才把牺牲和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

彰显于生死危难之际

1942年,抗日战争正处于相持阶段,是敌后抗战最艰苦的困难时期,也是中国人民能否坚持抗战最终战胜敌人的关键时刻。日军因其1941年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不得不从中国战场上抽调其精锐部队补充太平洋战场,使其倍感兵力不足;另一方面,中国抗日军民力量不断壮大,使日军更加疯狂地加紧了在中国战场的军事部署,对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扫荡”也进行得更加频繁。这一年内,日军千人以上的大“扫荡”就达40多次。驻胶东地区日军对我抗日根据地由连续“扫荡”发展为“拉网合围”,奉行其“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进行惨无人道的杀戮,相继制造了“马石山惨案”等多起残杀抗日军民的事件。

胶东公学的广大师生为了反“扫荡”,采取了各种措施与日寇周旋,取得了反扫荡斗争的胜利,同时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1942年11月19日,日军为了歼灭以山东纵队第五旅及第五支队为基干的胶东军区部队,确保青岛、烟台间的交通,疯狂地发动了名为“第三次鲁东作战”的大“扫荡”。日军共调动一万五千余人,外加伪军一万余人,并配以大批舰艇封锁半岛沿海,出动多架飞机协同作战,历时40天。他们采用“拉网合围”、“分进合击”、“梳篦式”等战术,对胶东抗日根据地分区进行毁灭性的大“扫荡”,其规模范围、残酷程度前所未有。

疯狂的日伪军依仗人多势众、装备精良,实施多路分进合击,密集平推,对胶东地区由南到北一线排开;自西向东,像梳头篦发一样,不落一村一户,不漏一山一沟,进行搜索“梳篦”前进。日伪军夸口说:“只要进入合围圈的,天上飞的小鸟要挨三枪,地上跑的兔子要戳三刀。共产党、八路军插翅难逃。”日军妄图将胶东八路军压缩到海阳、牟海、栖霞、牟平交界的马石山狭小地区聚而歼之。当时,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奸,无所不用其极,当地百姓房舍被烧,禽畜被抢,人员被杀,惨不忍睹。

随着日军扫荡的逼近,胶东公学的师生们东迁到文登、荣成一带,化整为零,疏散到群众家中,坚持反“扫荡”。12月6日,日寇窜至荣成东部,合围了崂山地区小落村。胶东公学的教师迟剑敏同志有一条腿残疾,行动不便。这次敌人扫荡,他不能同大家一起行动,藏在海边一条小船下,也被日寇搜出。日寇把被围的男女老少赶到神道村海边的一块空地集中,让他们说出村中的八路。日寇见无人吭声,就从人群中拖出了几个人,打死一个,打残两个。当他们想再继续拖人时,迟剑敏再也忍不住了,从容不迫地走出来,大喊一声:“不要残害老百姓,我是八路军!”几个鬼子端着枪围上来,问:“八路的,什么的干活?”本是文人且身有残疾的迟剑敏凛然挺胸一字一顿地说:“扛枪,打鬼子。”鬼子把迟剑敏的双手捆住,拴在马后,打马狂奔。跑至数里外的小落村时,鬼子下了马,见他还活着,遂拔出刀朝他砍去。迟剑敏疼得在麦地里直打滚,最后终因流血过多而壮烈牺牲。鬼子走后,小落村的群众含泪去收尸时,见烈士被拖得身上没有一处囫囵地方,十个手指都深深地扎进冻土里,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胶东公学附小有一名女生叫阎云,个子不高,经常戴一顶鸭舌帽,冬天穿上一件黑色的土布大棉袍,不知实情的都以为她是个男生,但大家都知道她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姑娘。在这次反扫荡中,她和同学们正住在文登一带。一天傍晚日军突然进村了,同学们立即进行了紧急疏散和隐蔽,一些同学跑到了附近的山上。阎云当时正在老乡家帮助干活,未来得及撤退,只好躲到炕洞里藏身。日军进屋后,一边用刺刀到处乱捅,满屋进行搜查,一边不停地瞎咋呼。阎云因为年纪小又没有经验,心想反正是躲不过去了,宁死也不能当俘虏,便就拉响了随身携带的一颗手榴弹,要与敌人同归于尽。但因为炕洞口太小和高度紧张,手榴弹没有甩出去就在手里爆炸了,反而把自己的手指和头部炸伤了,当时就昏过去了。烟雾散过之后,鬼子又冲进了屋子,把她从炕洞里拖出来,发现她满头满脸都是血,已经昏死了,就用刺刀在她肚子上捅了三刀。鬼子看她一动也不动,以为已经死了,就扬长而去。天黑之前,躲在山上的同学们回到村子里,发现阎云倒在血泊里,已经奄奄一息了。大家立即把她抬到学校卫生所进行包扎和抢救。经过检查发现,阎云受的都是皮肉伤,头皮被炸开了,但并未伤到头骨,手指炸掉了一只,肚子上挨了三刀,幸运的是都没有伤到要害处。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治疗和护理,她奇迹般地活下来了,头发也长出来了,但手却残废了。

一对师生,一双老小,他们面对凶残的敌人,面临生死的抉择,用自己的行动和选择,彰显了中华儿女为民族解放不畏强暴英勇斗争的英雄气概,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人为人民利益舍生忘死的牺牲精神,彰显了胶东公学师生们为革命赴汤蹈火无私献身的凛然正气和浩然情怀!(吕廷刚)

下一条:探寻“二乡师”中的红色基因

关闭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红旗中路186号   邮编:264025

鲁ICP备号:09096634 Copyright © 2017 鲁东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