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新闻首页 - 元旦献词 - 鲁大要闻 - 文件发布 - 新闻博览 - 理论观点 - 光影鲁大 - 媒体视角 - 名师校友 - 鲁大标志 
 
书香人生 ——记语言文字学专家张志毅
2014年05月12日     (点击: )

——记语言文字学专家张志毅
张志毅,男,1937年1月出生。黑龙江尚志县人,祖籍山东即墨。语言学专家。1963年毕于吉林大学,同年考取东北师大研究生。在《人民日报》《中国语文》《中国外语》等国内外报刊、论集上发表论文140多篇,在商务印书馆等国内外出版社出版专著5部,词典9部。多次审订

书香人生

——记语言文字学专家张志毅

张志毅,男,1937年1月出生。黑龙江尚志县人,祖籍山东即墨。语言学专家。1963年毕于吉林大学,同年考取东北师大研究生。在《人民日报》《中国语文》《中国外语》等国内外报刊、论集上发表论文140多篇,在商务印书馆等国内外出版社出版专著5部,词典9部。多次审订《现代汉语词典》、《辞海》等辞书。是《汉语大词典》主要编写者之一。其专著《词汇语义学》被教育部推荐为研究生教学用书。获国家图书一等奖(合作)1项,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合作)1项,省教学成果一等奖(合作)1项,省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1项,二等奖5项,教育部曾宪梓教育基金三等奖1项。先后被评为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山东省著名社会科学家、山东省优秀研究生指导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8年获中国辞书学会授予的“辞书事业终身成就奖”。被聘为商务印书馆辞书中心特聘研究员、中国辞书学会顾问、《现代汉语词典》审定委员、教育部语信司/鲁东大学共建汉语辞书研究中心顾问、全国高校现代汉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

一间书房,八个书架,包锣万象的上万册藏书。

这该是怎样的一个人?这些书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书香人生?在这位满头白发、年过七旬的语言学专家——张志毅先生看来,又是怎样的一番风景?

在张志毅四壁的藏书中,词汇学、词典学、语义学等语言学论著和工具书占了一多半。他说“语言学是我一生研究的重心所在。而与语言学结缘,源于祖父对我童年的熏陶和教诲。”

童年时代,时值日伪满洲国统治,并无什么书可读。让年幼的他听得耳熟的,是儒医祖父晨诵夜读的《诗经》等儒家经典。后来,《百家姓》《三字经》《名贤集》等蒙书开启了他的幼年心灵。跳进他幼年视野的第一本工具书是他祖父常用的《康熙字典》。“要想读懂书,这是离不了的字典。”祖父的话语重心长,铭刻在他心上,从此《康熙字典》就不离左右,伴随他一生。1953年,他考入了哈尔滨东郊的阿城高中。为避兵燹这里聚集了许多贤达雅士,因而他受到了良好的语文、数学、外语教育训练。就在这里,老师让他订一本当年唯一的一种《语文学习》杂志。他从中学习到了词义辨析和应用等知识,对词汇问题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并从此萌发了一个梦想:编一本同义词词典。对一个中学生来说,这确实有点天方夜谭。但是他从来没有动摇过。因为那时中学语文工具书极少,同义词词典一本也没有,而词义辨析又是教学难点。

1958年末,21岁,他还在读大一,利用课余时间终于编纂完成了《同义词词典》初稿。三个月后,商务印书馆来了当时极少见的两页打印专函,明确表示“拟接受出版”。那时的心情,真是雀跃欢呼。多年的苦读,总算有了回报。那时的吉林大学图书馆,每个座位一盏绿色玻璃罩台灯,通宵开放。其中的一个座位,是他的较长期固定的,从清晨6点到凌晨1、2点,都是在读书和写词条中度过的。那时也有来“左边”的干扰,一心读书的人常被扣上“白专”帽子。“白专”压城时,便转入地下,到一个熟人家里读书。鬼使神差地,他从编写实践转入了理论探讨,研读了该课题的俄语等许多文献。以此为突破口,他走进了广阔的语言学天地。

50年来,专业方向一直以词汇学、语义学、词典学为主。30多年讲授10余门课程。在北京大学等汉语、外语学术会开幕式做主题报告10多次。讲学、审阅博士论文并做答辩委员或主席的主要单位有:全国高校汉语培训班(庐山)、国家出版总署词典编辑培训班(北京)、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山东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黑龙江大学俄语基地、大连外国语大学、四川外国语大学以及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俄罗斯车尔尼雪夫斯基师院、俄罗斯东方研究所及语言研究所。俄罗斯科学院刊物《语言学问题》(91.6)称誉其报告“非常有意义”。与日本、欧美都有学术交流。为语言所、商务印书馆、上海辞书出版社、齐鲁书社、多个杂志审阅论著数十种。

1958年以来,在《人民日报》、《中国语文》、《中国外语》等国内外报刊、论集发表论著150多项,总计约750多万字。吕叔湘等国内外专家以及博士、硕士称道、引用其论著数百次。

他获得过许许多多荣誉,培养出许多高端人才。被学界、媒体誉为语言学家、词汇学家、语义学家、词典学家。跟《汉语大词典》主编、编者一起,于1994年在人民大会堂受到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六十多年了,书也就成了他多年的老友。时不时翻翻,偶遇当年的圈圈点点、批语、注解,也别有一番滋味。除了语言类书籍,哲学、史学、文学等名著也是它书架上的珍品。他祖父说“只有读书,才能获取永存的财富。”读书的日子越长,他对这句话的体会也就越深。

年过七旬的张志毅,如今依旧保持着夜读的习惯。作为商务印书馆的特约研究员,除了每天在电脑前审改商务印书馆等的书稿外,还承担着北师大、南开等十几所高校的博士论文的审评工作。每日八九个小时的伏案工作,不用扬鞭自奋蹄,不知老之已至。有书相伴,乐在其中。他的学术信条是:只有站在本学科国内外学术史的高峰,才能成为视野广阔的大学者;只有受多派哲学熏陶,才能脱去“工匠”气,生发“大师”魂。

 

上一条:烟台市作家协会主席矫健
下一条:闪光的足迹 大写的人生——记潍坊工商职业学院原党委书记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