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新闻首页 - 元旦献词 - 鲁大要闻 - 文件发布 - 新闻博览 - 理论观点 - 光影鲁大 - 媒体视角 - 名师校友 - 鲁大标志 
 
山东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牟崇光
2014年05月05日     (点击: )
 

牟崇光,男,1930年出生,山东栖霞人。1950年毕业于莱阳师范后师部。历任长山岛特区政府机关教师,山东省文联编辑、戏曲研究室编剧,栖霞县文化局负责人,山东省艺术馆副馆长,中国作家协会山东分会副主席,《当代企业家》杂志社主编、社长,《东方烟草报》总编辑、编审。兼任中国企业文化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企业家报刊协会副会长。1950年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烽火》,短篇小说集《治蜜》、《邮鸡蛋》、《银色的夜晚》、《田园新色》,报告文学集《关于生与死的报告》等。《爱的暖流》(合作)获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山东省“泰山文学奖”一等奖,《胜利百号地瓜》获1952年山东省优秀文学奖,《关于生与死的报告》获《光明日报》“飞龙杯”奖。2010年被学校评为“鲁大杰出校友”。

求学路上的酸甜苦辣

1930年,牟崇光出生于栖霞蛇窝泊村。蛇窝泊在当地是一个比较繁华的集镇,在民国时期出了许多文化精英。镇上有所小学叫雪阿镇小学,在这所小学里,牟崇光只读了一年半书。“七•七事变”后,日本人来了,学校被迫停办。后来,学校里的几位老师,把学生们组织起来,先后在牟家疃、北庄子等村重新借房办学。这时的学校很不稳定,有时候春季开学,夏季就没了。牟崇光很喜欢上学,这期间,不论学校上哪儿牟崇光都跟着去。

1947年,牟崇光考取胶东中学,不久,学校因国民党进攻胶东而停办。1948年冬,胶东解放,胶东中学恢复,校址搬到了莱阳的鹤山。几个月后,胶东师范也恢复办学,牟崇光又考取了胶东师范。当时胶东师范共六个班,分文科、理科,牟崇光学的是文科。胶东师范开始没有课本,语文就是茅盾的《白杨礼赞》等名篇,数理化老师就是每天发讲义。那时候学校里的功课很松,学生要经常参加劳动,主要是用地盘车拉砖建新校。6个班中,牟崇光不光文章写得好,其它功课也是什么都行,被同学称为“围着桌子转一圈”。

学校里有个简单的图书室,课余时间,别的同学都去玩了,牟崇光却往图书室里跑。看得书多了,就试着写些文章,主要是一些小故事。那时候,胶东的机关报《大众报》就在莱阳,牟崇光便常去报社拜访,或带着稿子往报社送,或邮寄出去。邮稿子不花钱,就是在信封写上“稿件”两个字就可以。1950年,学校图书室的刊物多了,有《山东文艺》、《少年文艺》、《少年儿童》、《大众日报》等,这些牟崇光都爱看。这一时期,他开始向省里的一些报刊投稿,体裁主要是快板诗之类的,稿费一般两、三块钱。

走上文学创作之路

1951年春,牟崇光毕业分配到长山岛当了一名机关教师。那时每天晚上上课,白天就轻松了,牟崇光就开始写小说,《胜利百号地瓜》就是在这时候诞生的。小说见报后,竟然获得了山东省文艺奖,受到了文艺界领导的重视,也因而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1952年10月,牟崇光被调到山东省文联任《山东文艺》编辑,从此踏进了文学的大门。

20世纪50年代中期,是牟崇光创作的活跃期。这期间,他写出了一系列反映农村新生活、新面貌、新矛盾的短篇,分别发表在《山东文学》、《上海文学》、《萌芽》、《大众日报》等报刊上。1955年发表在《新观察》上的短篇小说《邮鸡蛋》,受到广泛好评。被英文版《中国妇女》介绍到国外,又被译成俄文、阿拉伯文在这些国家的刊物上发表。1956年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第一个短篇集《银色的夜晚》,参加了当年的莫斯科书展,书中有两篇小说被译成俄文。1961年发表在《山东文艺》的散文《四湖行》,被新华社发为通稿,《人民日报》等多家报刊选登。

1963年1月,牟崇光的又一篇重要作品《在大路上》在《山东文学》上发表,随后被《人民文学》转载,并被收入多部小说集中。《人民文学》转载的同时,著名文学评论家侯金境等人撰写文章加以评论,又被收入全国10余种短篇小说选集中和《中国新文艺大系》中。发表于《山东文学》的报告文学《爱的暖流》(合作)曾轰动一时,《新华月报》转载,10多家出版社编入选集中,十几家电台全文播发,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成电视连续剧,获“泰山文学奖”一等奖、全国报告文学奖。

1962年、1965年牟崇光两次参加了由中国作协、《人民文学》举办的青年作家学习创作会,先后聆听了文学界前辈周扬、林默涵、茅盾、张光年、叶圣陶、邵荃麟、吴祖湘、张天翼、叶君健、周立波、李季、侯金境等著名作家、学者的讲学和报告,受益匪浅。第二次学习创作会期间,写出了短篇《更高目标》,被推荐到《人民日报》整版发表,受到好评。

两次学习创作会,牟崇光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和激励,也使他决心走深入基层、深入生活的文学创作道路。从北京回到济南,他即刻向省委宣传部写出申请,要求下基层任职体验生活。经研究后,牟崇光调任原籍栖霞唐家泊公社任党委副书记,举家迁往。然始料不及,1966年秋天便掀起了“文化大革命”风暴,牟崇光的创作梦也随之破灭。直到1972年,牟崇光才携全家调回济南。

从小说到报告文学

上世纪80年代初,是牟崇光创作的第二个高峰。那时候,他已担任了省作协副主席,主持作协工作。这时期,牟崇光的短篇小说集《田园新色》出版。在改革大潮的推动下,他的创作转向报告文学。著名的报告文学集《关于生与死的报告》就是在这个时期诞生的,这篇发表于《光明日报》的报告文学曾获该报“飞龙杯”奖。

牟崇光是山东写报告文学最早的作家之一。这一时期,他先后写出了《站起来的农民》、《天地无限远》、《关于生与死的报告》等一系列有影响的报告文学作品。1985年,牟崇光创办了《当代企业家》报告文学月刊。这是中国当时第一家自负盈亏的刊物,获得过华东优秀期刊奖。

四十年行走天地间

——记“中国十大当代徐霞客”之一李存修

李存修,男,1942年出生,山东安丘人。1963年至1965年在我校英语系学习。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经济师,身兼作家、翻译家、旅行家多重身份,被誉为“中国十大当代徐霞客”之一。2007年接受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人物》栏目的邀请,录制专题节目。历任四川教育局高中英语课本编写人员、泸州天然气化工厂口语翻译、四川省外事办公室口语翻译、四川省国际旅行社总经理、中国旅行社总经理、四川省旅游局副局长、招商局广州国际旅游公司总经理、广东省旅游文化协会会长等职务。 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散文集《爱在人间》、《流花忆梦》,游记集《走遍万水千山》、《西欧之旅》、《美国之旅》、《印度之旅》、《行走天地间》、《万绿河源》(与湘君合著),长篇纪实文学《皮尔·卡丹》等共16部著作。《记杨振宁》入选《1995年中国散文精选》,《涛声依旧》入选《中国精短散文作品集》。2010年被学校评为“鲁大杰出校友”。

李存修,1942年出生于山东省安丘石家埠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中学6年是在离家100华里的高密一中完成的。1963年,他考取了我校英语系。1973年,他顺利考入口语翻译的行列,到了四川省外事办工作,开始了人生新的起点。整整10年时间,从外国元首、大使到普通游客,他接待了难以计数的外国朋友。1986年4月,他来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国首届翻译家代表大会,并被选为中国翻译协会理事。1987年秋,他南下广州,主持名不见经传的广州招商国际旅游公司的工作。作为企业家,他在商品经济的激烈浪潮中显示了自己的身手,他和他所领导的公司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他们的业绩多次被媒体报道。1982年之后,他又踏入了另一个行业——旅游业。李存修从一名导游到翻译科长到四川省国旅又到中旅总经理,最终在不惑之年担任了四川省旅游局副局长。作为主管旅游的官员,李存修曾领导和参与开发九寨沟,使之成为闻名世界的旅游胜地。后来,他当选为广东省旅游文化学会会长,并于2007年5月18号入选“中国当代十大徐霞客”。在颁奖大会上,由白岩松宣读了组委会给予李存修的颁奖词:“他是一位资深的旅游工作者。他以旅行家的姿态,踏行万里,游遍百城。他以躬身的实践,理智的思考,为中国旅游文化的品牌著书立说。40年行走,李存修见证了一部中国旅游文化发展的现代史。”

这个山东农村走出来的汉子,第一个把世界名牌“皮尔·卡丹”引入了国内。从接待外宾游览还属于政治任务的年代,到国家发文成立旅游局、发展旅游业,再到旅游成为国人生活的重要部分,李存修完整经历并见证了这段中国旅游业的发展历史。

因为工作的关系,李存修比一般人走得更多、走得更深、走得更远。他曾经26次上峨眉、13次过三峡、10次游漓江、6次去美国、5次入欧洲、4次进朝鲜半岛,他到达和攀登过中国与世界几乎所有6000米以上的高山,游览过所有5000公里以上的江河,游历全球60多个国家,除了阴差阳错未能踏上南极的土地,李存修几乎走遍了全世界。

他用文字记录下自己走过的脚印,凝结成500多万字的旅游文化专著,有提供国内外旅行资讯的《美国之旅》等;有思考旅行背后深层文化内涵的《行走天地间》等。行走不停,笔耕不辍,这为他在2007年赢得“中国十大当代徐霞客”美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9年9月的最后一天,李存修的第26部专著《中国当代徐霞客笔记》面世了,似乎还带着印刷流水线上的余温。这部凝结他40余年行走思考精髓的作品,是他为祖国母亲60大寿特别准备的礼物。

尽管将近耳顺之年,李存修显得更为年轻,这或许与他一生酷爱用双腿去亲近自然有关。采访的第二天,他又要出发了,这次进行学术研讨之外,还要实地考察,20多天的行程排得满满当当。

行走,一直在继续,他还没有想过停下来。

从旅游者到旅行者

与旅游打起交道后,不管是担任旅游局官员,还是担任旅游企业领导,李存修有很多旅游的机会,几乎难得有一段较长的时间待在家里,频繁地从一处飞到另一处,几十年来飞行记录超过1400次。相比较“公费”的出行,他更喜欢在属于自己的时间里悄悄背起行囊,那才是他真正可以放松的时候。

李存修发现,旅游职业远远不能满足自己的行走渴望,他要做的是一个旅行者。1996年的丝路之行后,他开始了更为纯粹的行走,不再是浮光掠影的观光客,而是记录、思考当地文化历史的旅行者。

有旺盛的好奇心

行走一辈子,李存修依旧对旅行充满了热情,他把这一切归结于自己有一颗旺盛的好奇心——对旅行中的吃、住、行,对目的地的风土、人情、历史,对所有的未知。在他看来,旅行的幸福感是每天到达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不爱在旧道上来来回回地走,“同样的风景,天天看,风景也没有了,”旅行的最佳状态是“每天都有新的发现”。

旅行追求能展开思考

在李存修看来,用文字记录下自己行走的脚印,并用思想把它升华,思想有多深刻,旅行的脚印在历史的长河中就能走多远。旅行,他追求能够展开思考,山川、河流、地理、人文、历史、文化,更牵动他的智慧与笔尖碰撞出火花。因为思考,也善于发现,在老家山东,他就在沂蒙山72崮中考察发现了后来被专家称为“中国第五地貌”的山东岱崮地貌,不但填补了地理学空白,还推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如今,率性行走之余,李存修也把相当的精力放在旅游产业与旅游文化的学术研究之中,在旅行中思考文化产业发展。

最想去南极洲

世界各大洲中,唯独南极洲是李存修从没有踏上的,这是最令他感到遗憾的。他曾经去过南美洲最南端的小岛——智利的合恩岛,那里是最靠近南极洲的地方。即将要登上考察船前往南极洲之前,因国内有紧急事务需要处理,李存修不得不回国,与南极之行擦肩而过,至今仍使他念念不忘,他希望未来能够了却自己的心愿。

最难忘的旅行:丝路之旅与南非之行

在这本《中国当代徐霞客笔记》中,李存修写道,在他的旅行生涯中,有两次旅行经历让他印象最为深刻,以至于“一闭眼睛就能想起”。

一次是1996年,他独自背包走丝路。丝绸之路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此前因为工作他多次经丝路入疆,但多是走马观花自觉未能深入。当时正好有出版社跟他约丝路之旅的书稿,让他决心完全抛开工作,深入地走一趟。从西安出发,经甘肃入新疆,走遍东西南北,历时一个多月,什么交通工具都用过,驴车、马车、汽车、火车;什么地方都住过,路边店、茅草房。在这一个多月的行程中,经常会有触动他心灵的东西。消失的古代城池、泯灭的河流等无不引起他对人与自然的诸多思考。尤其是中秋月夜深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那种四野无人只听得见自己心跳的音静如寂,更是所有的记忆冲击而来,仿佛将人生回望。”

李存修说,“喜欢文化的人都应好好地走一次丝绸之路,在发达的今天与过去的落后之间会有一个缓冲,让人思考,也让人深陷其中。”

另一次是新世纪第一个秋天的南非之行,在地球上唯一能够用两只眼睛同时看到两个大洋的好望角,两洋交汇的激情澎湃,都化作对人生际遇的思考。“回首人生之路,有些功绩是经过长期的拼搏奋斗实现的,有些辉煌则是在不经意间获得的。于大千世界,更有这样的事例,你一生苦苦追求而不得,然而却出现在暮然回首时。”在好望角的感悟,后来被李存修写成了一篇美文《风浪好望角》,发表后还被选入香港高中学生的语文课本。

上一条: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张炜
下一条:全国模范教师陈云珠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