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新闻首页 - 元旦献词 - 鲁大要闻 - 文件发布 - 新闻博览 - 理论观点 - 光影鲁大 - 媒体视角 - 名师校友 - 鲁大标志 
 
妈妈的烤衣架
2019年04月25日     (点击: )

去年冬天,因城区改造,我又回到曾居住了20多年的老房子。

轻轻推开油漆斑斑的木门,阳光呈扇形跟进了平静的屋内,屋内陈旧的家具顿时亮了起来,一切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我环顾四周,目光定格在躺在角落里的一件旧物。那是一个木制的架子,形状就像是少了一条边儿的立方体,在其中的一个面的中间有三道楞儿,类似于现在的晾衣架。这是四十多年前由妈妈设计、爸爸亲手制作的梧桐木烤衣架。睹物伤情,潸然泪下,轻启记忆的闸门,思绪如泉水涌来。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不发达,居住条件比较简陋。小时候住在农村,冬天家里没有暖气,只能靠火炕和炉子取暖。记得每个寒冬的清晨,当我们姐弟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妈妈就起床了,她娴熟地用干草和木块儿把炕边的炉火引着,然后趁势放上干煤块儿,等火旺了再加用黄泥和好的湿煤,煤里加上黄泥耐烧,但主要是为了省钱。炉子刚烧着的时候,烟气很大,刺鼻的煤烟漫得满屋都是,妈妈怕呛着我们,就把卧室门打开,又怕风吹进来冻着我们,过会儿就赶紧把门关上,就这样打开、关上,再打开、再关上,直等炉火烧旺了,没有煤烟了,才关紧门,然后放心地到厨房做早饭。

睡着暖暖的火炕,一想到起来穿的衣服冰凉,就煨着被窝不愿起来。为了让我们姐弟起床时能穿上暖和的衣服,妈妈趁着做饭的间隙,把两把椅子搬到炉子旁,再把我们的棉衣搭在椅背上烤。由于地方不够大,棉鞋只能放在炉口边烤。虽然这里离火近,“热效”高,但是不够安全,一旦棉鞋倾倒在火红的铁炉子上,就可能被烤糊,所以需要不时地瞄两眼。

记得一个冬天的早晨,妈妈像往常一样,先把炉子生好,然后把我的棉靴放在炉口边,就赶紧忙着做饭去了。睡梦中,我闻到一股焦糊味儿,大声喊“妈妈,妈妈,烤糊了!”妈妈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小跑过来,可是已经晚了,鞋面烤坏了。那是我最喜欢的小皮靴,大红颜色,鞋帮上镶着金边儿,又暖和又好看,曾吸引了很多小伙伴儿羡慕的目光。看到心爱的小皮靴无法修复,爱臭美的我心疼地呜呜哭起来,妈妈一边哄着我,一边懊悔得直跺脚。

之后的几天,我发现妈妈不怎么说话,老是围着炉子比比划划的。我问她干嘛,她也不肯说。大约又过了两三天,就看到爸爸在妈妈的指挥下,时而哧啦哧啦地锯木头,时而叮叮当当地钉钉子,看着父母忙忙活活的样子,我很纳闷:他们到底在做啥?等我看到炉子上方多了一个木头架子时,恍然大悟,原来是做了一个烤衣架。把这个架子罩在炉子上,受热空间就大多了,不但能把棉衣摊开,还可以放棉鞋,离炉子的距离也正合适。

“爸爸妈妈可真有办法,再也不用担心烤糊衣物了。”我感慨不已,在我心里,一直把烤衣架当成一件难得的“旷世杰作”!

从那以后,我们安安稳稳地睡在温暖舒适的炕上,不用担心起来穿冰凉的衣服了,更不用担心心爱的衣服、棉鞋被烤糊。睡梦中似乎听到妈妈窸窸窣窣忙活的声音,看到她做饭、烤衣服忙碌的身影,梦是那样的香甜与温馨,伴我们走过每一个寒冬。到了起床时间,妈妈先是拿来烤得暖烘烘的棉袄、棉裤,帮我和弟弟穿上,之后,我们美美地坐在那里,等着妈妈给我们穿上暖融融的棉鞋。

改革开放四十年,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居住环境而言,国家实施安居工程、棚户区改造,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老百姓住上了宽敞舒适的楼房,冬天有暖气,既干净又暖和,再也不用一大早起来忙活生炉子、烤衣服了。

雪落无痕,真爱无声。我凝视着烤衣架,体味着舐犊情深的母爱,妈妈那慈祥的面容、忙碌的身影,无数个寒冷而温暖的冬天,浮现眼前,恍如昨日……

上一条:鲁大春意
下一条:和风细雨不及多样的你
关闭窗口

 
<